扶江

深蹲欧美和文豪坑的养老期学生
⚠️不包括《文豪野犬》

目前专心搞文炼/史实横光利一相关
不吃安利


偶尔写点东西😗

【Sep】无题

为了完成每月一篇的任务而写的逻辑混乱的文字排列


  我杀了柳川,我将柳川禁锢于我的故事中,然后杀了她。当我从稿纸上抬起头时,柳川蜷缩着双腿卧在桌子对面的扶手椅中,头颅低垂仿佛陷入安稳的梦中世界,怀中还抱着本深蓝封面的旧书,就像我在纸上描写的那样。我轻手轻脚地将书从她怀中抽出,柳川依然沉睡不醒。我没有试图唤醒她,因为我清楚她不可能再对来自生者世界的一切呼唤作出反应。我杀了她,我成功了。

  我站在柳川的尸体前,颇为麻木地惊恐着。我应该去自首,我想,但是日后我该怎么面对警官们的质问呢,犯罪动机?没有,柳川说,请你杀了我,于是我就在稿纸上杀了她;他们不会发现我是怎么完成这...

2018-09-30

无题(混更)

脑了个利一和他老爸的现代pa玩玩

利一一直没有告诉母亲,他不愿意与父亲交流的原因。其实并没有原因,他的性格平和,从来没有经历过一般少年都会有的叛逆期,同家里闹得不可开交,除了填报大学志愿时一口咬定自己只想学习文学,而不是同设计图纸打交道。父亲也照样的沉默寡言,思索了一会便默许了儿子的想法。利一觉得自己的沉默寡言不善表达完全遗传了父亲,尽管这位父亲在他的生命里并没有留下过多少足迹。
当利一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父亲在他的心中只是一个高大而模糊的背影。小学时他和隔壁的孩子躲在房间里看了一下午的恐怖电影,晚上瞪着眼睛久久睡不着,一闭上眼,惨白的鬼脸便在视网膜上晃动。利一忍着心头的恐惧踮着脚尖悄悄溜出房间...

2018-08-13

【横三】逃(二)

这边忘记发了……不好意思
横i光i利i一x三i好i达i治,请注意避雷

“书生,没想到你挺有一手嘛。”晚餐时,有人重重拍了拍横光的背,他手中的瓷杯差点摔落。不用回头横光便知道,那是他刚醒来那天看见的壮汉。
“为什么这样说?”他小心翼翼地将杯子放在餐桌上,免得那位教官再次以这种暴力的方式表示亲热。
“你好像不知道啊,”那教官神秘兮兮凑近横光的脸庞,横光不动声色地向后靠了靠,“分给你的这一队是最难管教的,一个个都凶的不行。尤其是344号,凶得像只小狼崽儿。结果三个星期下来,他们竟然没给你找麻烦。”
344号,横光在记忆中迅速搜寻了下,回忆起来。“他?我记得他挺乖的啊,格斗的时候表现的也不错,可能是练过...

2018-08-08

【横三】逃(一)

是个拉郎cp,横i光i利i一x三i好i达i治,请注意避雷
政府军特工与反叛军实验品的小故事,有点长所以分开写,这个姑且算第一章
名字随便起的,文写着玩的
是有点硬气的横光

横光利一揉揉眉心,抬眼看了下墙上的挂钟。凌晨一点半,还不算太晚,他的目光重新转回电脑屏幕上,继续整理文件。老旧的空调发出类似于肺病患者喘气声的动静,在夏日的深夜里嘎吱作响。他并没有注意到铁门被轻轻推开,有人蹑手蹑脚走至他的身后,直到那人将手放在他的肩头。横光条件反射般迅速抓住那只手,猛地向反方向拧转,背后那人立刻连声呼痛。
“是我啊利一!快松手啦!好疼好疼好疼……”横光才发现,来者是他那位有些烦人的前辈植村宗一。他抿紧嘴角,松了...

2018-08-02

镜中人

这下川端和横光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形影不离了。
川横练笔

“横光君,明天轮到你值班作为助手,要记得早起哦。”三好达治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,横光怀中的书差点掉落在地。
“好的,有劳提醒。”他从书架旁回头,对着军装少年微微颔首,抱着书离开。皮鞋敲击大理石地面的声音尾随着他,他索性停下脚步,转身与三好对视。
“还有什么事么?”
少年看上去有些犹豫。“那个……是这样的,横光君。大家一致认为,您最近的状态很不好。”他的声音坚定起来,“如果是因为川端先生的话,我希望您还是去和司书小姐谈一谈,也许她会想办法帮您解决这个问题,还希望您不要因此太过影响自己的正常生活。”
这么明显吗。横光默想,嘴上还是答应着,明天就去...

2018-07-03

气球

梦女子内容,注意避雷
司书梦境与文豪尬舞注意

“织田君,我们来跳舞吧。”
彼时我和那少年并肩坐在屋后走廊上,数着车道上经过的车辆,他数红色,我数蓝色。我对季节的更替并不敏感,隐约觉察到目前可能是夏末秋初,银杏叶还没有变黄飘落,少年仍然穿着半袖衬衫和短裤。他扭头看我,阳光穿过树叶在他的眼中投下细碎光斑,他的发丝变得透明。
“我不会跳啊。”他的眼睛睁的圆圆的,我想起前几天我们从馆长办公室偷偷拿出来的酒,有树莓和原木的香气,那深红的酒液摇摇晃晃如同他的双眼。
我自顾自地站起身,拍拍长裙上的灰尘,拉起他的手。“没关系,我也不会。我们一路跳着舞去街道那头的集市好不好?”我拉着他的手在原地转了个圈,他抽出手...

2018-06-18

一个自卑的贱贱和一个不知道是好是坏的结局
心理流练笔

part 1.
我以一种断线木偶的古怪姿势躺倒在地板上,仰望天花板,那里有一只小蜘蛛在忙碌。如果这样的观察发生在一个星期或者更久之前,我就可以对屋里的另一只蜘蛛宣布我的观察结果:那个小家伙有多少腿毛,结了什么样的网,花纹是个什么模样。但是现在不行,因为一周之前我的视力开始严重退化,看什么都和隔着桑拿房的雾气看裸体一样费劲。
“橡皮糖,”这个单词从我口中蹦出来,“黑色的,巨大的橡皮糖。”
另一只蜘蛛——就是彼得,我想你们应该知道——盘腿坐在一边,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,听到这话抬起头来,眉毛扬起:“想吃橡皮糖?”
“不——”我回答。其实那不能算...

2018-03-24

困鲸

大概就是宰如何鼓起勇气和芥交流的故事
其实芥更主动点
没肉

太宰还清楚的记得,芥川刚来那天的情景。
正值盛夏,图书馆里的气氛和天气一样热闹。大半个图书馆的人都聚集到了芥川的身边,嘘寒问暖,他被围在人群中间,同故人们谈笑风生。太宰自然也在场,没有像其他后辈一样上前自我介绍,只远远的注视着那人温和的面孔。
果然是神一般的存在啊。那晚回寝室时,他拉着织田滔滔不绝,诉说内心的激动与狂喜。织田对此习以为常,笑道,既然这么喜欢他,为什么不去和他说话。
太宰没有回答。不知道为什么,他不太敢上前与芥川交流。该说些什么好呢,文学?自己平时引以为豪的文学观真的能被芥川所认可吗,不小心吐露的语言会不会让芥川觉得...

2018-02-27

© 扶江 | Powered by LOFTER